异界第一花兵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第六十八章
    等到施梁平复了心情,再回到营地时,天色已经见黑。男人依旧是如习惯一般,先回了自己三排所在营房,是要检查下今日一应事务是否还有遗漏。酉时已过,玉节驿的行营里灯火多熄,却是三排营房处依旧还有点着灯。

    ‘孟凡这小子倒也机灵,知道我一定还会回营。’施梁心里想着,自顾自走进帐篷。

    “老施,你回来了。”一声呼唤是把男人听得一愣,叫他的不是今日值守的孟凡,而是自己的好兄弟耿三。营房里并无其他人在,其他兵士自然是已经各自回了寝室休息。

    见着施梁进来,耿三明显有些踌躇,站起了身,似是欲言又止,久久不言,僵立在了原地。兄弟有事却又这般难以启齿,男人自然问道:“老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既然施梁已经开口,耿三也就接了话:“嗯,我要跟老杨离开了。”这是他早已决定好了的事情。

    “你还是决定要离开?”施梁问道,他自然也是能觉察得出,这不是自己这位好兄弟的临时起意。其实男人对此并不十分意外,耿三早就提过要走,如今不过是水到渠成。

    耿三点了点头,又好像有些怕兄弟担心,解释道:“是的,上次遇到老杨时,我就与他商量过了,他都已经替我安排好了。”现在的老三也只有在面对能为自己着想的兄弟时,还会有些不舍。在这玉节镇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无时无刻折磨着这个身心俱疲的男人,让他无比难受,只恨不能立马逃离。

    “好吧。”施梁知道,那一日和耿三与杨浩临别是的言语,他就已经有所猜测,“行首那,我来帮你说吧。你也是他的门生子弟,他会理解的。”对于老三而言,或许离开玉节是更好的选择。

    “谢谢。”耿三起身,鞠了个躬。虽然杨浩已经帮他在白焱师那里安排好了一切,可终究也还需吕佩这里答应放人才行。

    施梁赶忙一把把他搀扶起了身,拍了拍兄弟肩膀,愧疚道:“没事,我只希望你不会怪我。”

    耿三自然是知道,施梁说的是什么,他也是能理解兄弟对自己的好。甚至于有段时间他也有想过,若是当时换做自己是施梁与王大史,定当然亦会如是。只不过,人世之间总是会有一些无可奈何的选择,明明知道对方这般是为自己所想,却是依旧难以释怀。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耿三沉默良久,终于缓缓松口,不是放下,只是不愿意再让兄弟这般为此纠结。

    临别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情深意切,只有伤心人不舍地相拥。友谊依旧,却又再也没有了往日那般心无隔阂。

    ——————————

    追逐着西落的残阳,一辆装饰奢华的似鸟兽小车孤独奔驶在静谧无声的山野小道上。野道不甚好走,旅途的颠簸让软糯的车厢座椅仿佛变成为了一艘摇船,晃晃悠悠不是很快,却是让已经玩耍了一天有些疲惫的瓷玉娃娃开始困顿,抱着自己父亲的臂膀昏昏沉沉,似睡非睡。

    山野林地愈显幽暗,影影绰绰间传来几声有些清晰却又不太响亮的嘶哑:“小丽!你在哪里!要回家了!”呼喊的声音里满是担忧,“我的女儿,你是去哪了哟?”应该是位操劳一日的农家母亲,在寻觅久出未归的女儿。

    车厢摇摆的吱呀声让远处的呼喊有些听不真切,瓷玉娃娃依旧是迷迷糊糊,娇俏圆润的脸庞微微皱起了眉头,似是做了一个可怕噩梦,翻了个身,睡眼惺忪地拉了拉父亲青色的衣袖,不是很能确定小声问道:“爹爹,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喊小丽的名字?”

    似鸟兽双足轻奔,车轮滚滚不停,带着细微的颠簸,悠悠向前,很快就驶上了通往繁华城镇的宽敞车道。车行渐远,此刻除了车厢的摇晃吱呀声音,外面便就只留下了呼呼的风语。

    青衣中年男人此时正是一手把玩着小女孩视若珍贵的泥塑小狗,一手慢拍着小女儿的后背,见着快要熟睡的女儿间歇性的迷糊梦语,温柔小声道:“好囡囡,你是玩太累了,再睡一会吧。”

    夕阳就在小女童的睡梦间悄然落下了山,天色一下子黯淡多了几分。踏上归途的小车飞驰依旧,男人温柔的轻抚很快便就让瓷玉娃娃靠着自己的父亲再一次昏沉入眠。

    回到家里的女孩并没有等到再一次出门的机会,青衣中年很快就出了一趟远门。父亲不在,小女孩自然更加少语,每日陪伴着她的除了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大院深宅,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唯唯诺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