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第一花兵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第七十二章
    “爸爸,刚刚是不是小黑来了,我能感觉到,它刚刚有来过。”甲胄光幕之上,钥善化成的小黑点儿上蹿下跳,一刻不停歇,似是在表达自己极为不平静的心情。就在片刻之前,小时候极为重要的伙伴再一次如是奇迹般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自然是让本就一直保持着孩童心性的钥善无比兴奋。

    钥善迫不及待就提及的名字,让刚刚进入战甲的施梁先起一愣,而后才结合小善的种种表现,似是有所怀疑的小心问道:“是那只黑纹老虎吗?”

    “嗯嗯,就是小黑哟,它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小黑点极兴奋地自屏幕上一个翻斗,蹦跶成为了毛绒小兽的模样,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极为开心地确定施梁的答案。

    钥善说的小时候自然就是指代它在盖聂身边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好朋友应该是指的那一群被盖聂指挥着袭击了东部边线的钥兽兽群。施梁参与其中,自然知晓,不由疑问道:“盖聂的钥兽们不应该是都已经战亡了吗?”

    “聂爸爸,皮猴、鸡崽它们都已经战死了,可是小黑它还活着,我实在太开心了。”提起自己曾经的那一帮伙伴,钥善先起是有一些悲戚,可是再有提起黑虎的名字,依旧是不由自主的开心起来,那一群曾经朝夕相处的伙伴,都是它在山林间结识相伴的可靠家人。

    钥善如今已经融入在了施梁胸口,维系着男人的生命,是以许多过往的记忆也都是能在不经意间干扰施梁的情绪。对于它与盖聂复杂的羁绊,男人也逐渐开始变为理解,自然能明白小善此时的心情。是以在飞往矛峰谷的短短路途中,施梁一路陪着小善说了不少话。

    夜已时过亥子,一丁点儿细微的声响此刻亦是显得尤为清晰。“呼呼呼!”高墙院落上方,忽然而至的腿甲推进火焰的喷涌声音,一下就惊醒了本该是在负责守夜的护院与已经半懵昏沉着的家丁。

    两具如是烈阳丈高的庞然机甲此时却是没有规矩通秉,极霸道的闯落进了高墙里的门庭小院之间,似是焰动的光纹一下子照透了院落内里各处厢房,直惊得里屋男仆女佣们一阵阵不停歇地惊呼怪叫。

    往日里极为平静的院落间如是炸了锅一般,一下子热闹开了花,仆役急切的呼喊亦致使惺忪睡眼的老汉自床榻上跳将起身。房屋外已经煌煌如是白昼,心感不详的老头儿自然是无暇顾及去要擦拭眼角已经糊起的分泌物,火急火燎便就和衣起了身。

    不到片刻,主卧的房门就被从里屋一把冲掀开,一位面色仓惶的老汉衣着凌乱,只稍微微抬眼,偷窥过院落中两尊庞然巍峨的火焰机甲之后,便就怯怯低下了头,慌乱中佝偻起了身体,三步并着两步,一溜烟小跑出了房间。

    “大爷,饶命!”惊呼之余,主人家的好客小老儿几步儿跪倒在了两具机甲的身前,匍匐着身体,花白银发杂乱披散着,垂落在地面。老头儿却是不敢抬头,周身瑟瑟发抖,且只顾颤着声儿,继续高喊,“大爷,饶命!”

    机甲之中,施梁未是开口。老头儿的此刻的卑微表现,如是夸张表演,反倒是更难消融男人心中的疑虑。施梁侧首,反是问询到身旁伙伴:“老胡,你可有闻到臭弹的气味?”

    旁侧背负着一双盾翼的机甲战士环视周围,再等片刻,才是不敢断定地回答:“尚不真切。”

    男人严肃,高声吼道:“所有人员!即刻起自于院落集合,若有不从者,斩!”

    “是!”胡天野朗声应答,而后冲着院落中人凶吼,“凡不服从者,当若此石!”厉声说话的机甲本就巍峨如是冰冷的杀神一般,在老胡呼喝声后,更又是光焰启涌,而后盾翼翻飞,劈斩于这庭院中的花石之上、碎石如土泥般迸裂,异木似杂草般堪折,烈甲军团的重装机甲于武力上再一次震慑住了当下。

    杀神发威,小院角落里原本躲藏起来的仆妇家眷一个个如是受了惊吓的小兽一般,在机甲镜目的冷冽扫视中,怯懦着三三两两相互搀扶,极不甘愿地扭走而出。

    “细查一下,我有预感,今夜偷袭者,当在此间。”施梁自然不会就此放弃,他与陆俊遭遇袭杀前就是在监视此间宅院。若是这户人家无有猫腻,如何能会有这般巧合事情。

    肃立待机的胡天野自然接令,刚欲直径闯入主间,便有一年轻小妇人酥肩半露,裹着一抹束胸踉踉跄跄从主人卧房里跑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